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4380高手联盟心水论坛 > 正文

4380高手联盟心水论坛

  • 冯诚诗集《我决定慢下来》近日由外文出版社出版

    时间:2019-09-10

  •   在国家外文出版社社长徐步先生大力鼓动支持下,《我决定,慢下来》得以用中英文两种文字对照出版,并有机会参加国际性图书展会。作为一个业余诗歌爱好者,第一本诗集就有机缘和国内外同道见面,是一件很欣慰的事。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而当下又是一个社会转型、诗歌复兴的时代,理应有更多的诗歌作品成为国际文化传播交流的友好使者。

      如果说10多年前,国人还为诗歌的衰微而悲催无奈,那么近些年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却为诗歌艺术带来了新的春天。

      特别是移动化、智能化、快来吐槽吧。免费公开两组三中三,数据化的生活文化方式,让诗歌这种古老的文体焕发了青春,其抒情、达意、言志、载道的功能异乎寻常地释放出来。

      最显其生机活力的是,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里,精美诗文,心灵鸡汤,每天在刷屏中享受着阅读的慰藉。短短两年间,微信圈里读到的诗,是过去多年的总和。多少古今中外的经典被链接了过来,多少朋友的新作旧赋也推到了你的掌上。正如有朋友所说,“无论你是否在意,诗就在圈里;无论你爱读不读,诗总是不期而至”。从小众到大众,从小圈到大圈,从点赞、转发到欣赏、摹写,励志的,抒情的,纪事的,酬和的,富教化,长知识,充满正能量。诗歌成了人们文化生活中美好的介质,大有舍我其谁的感觉。

      正是在这种诗化生活的背景下,社会对诗歌有了新的好感,读者对诗人有了新的理解和亲近,读诗写诗不再被当作少数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异类人群神经质的呓语病态。而那些疑似被边缘化了的专业诗人们,也一改孤傲矜持,自觉融入这大众刷屏、万众吟诗的浪漫时光。于是,书店买不到诗集,何妨;报刊亭没有诗刊,何妨!诗在互联网上,诗在我们的掌上。读吧,写吧,吟吧,点燃那些不老的激情,唤醒那些沉睡的灵魂,抒发我们执着的爱,释放我们的天性和本真。

      冯诚先生创作的关于桠溪慢城的诗句,让人充满了对脚步放慢后优雅生活的向往。图为桠溪慢城风景。

      近期,在我动手写这篇后记的时候,看到媒体报道说中国上海前些年出现的工人诗人群体现在已经有上万人之多,他们起初在矿坑里、墙壁上、工本里、烟盒上写诗,慢慢发展为在手机上、博客里、微信里写诗、发诗、展示、交流,表达亲情、友爱、乡愁,抗争命运、梦想未来,传递正能量。这是一个何等庞大而让人刮目相看的群体!可以想象,他们是如何粗茶淡饭、节衣缩食、挥汗抹泪地工作生活却把自己的日子诗意化!这就是诗歌的魅力。这也正是中国诗歌复兴的希望所在。

      我从上大学期间发表第一首诗作算起,迄今已与诗歌创作结缘35年。期间无论工作多么繁忙,生活多么纷扰,依然不离不弃,坚持了下来,也算保持了对诗歌创作的爱好和初心。究其原因,也如同这些工人诗人一样,从不奢求写诗能为我们带来什么,但它的确给我们打开了一个心向往之的璀璨世界,情在其中,乐在其中。

      作为具有时代印记的“77级”,我们这一代人十分感恩那个伟大的历史转折和改革开放的年代。20多岁的青春年华,天之骄子般的受宠机缘,对事业和人生的美好憧憬,对振兴中华、民族复兴的火热情怀,发而为诗,自然流淌,仿佛不写诗无以表达,无以倾诉。这应该就是我写诗的原动力。

      随着社会阅历的增加和人生沧桑的历练,加之新闻职业的薰陶,使我在诗歌创作中逐渐走出天真烂漫的励志壮歌,多了一些对社会人生的现实关怀和终极思考,创作基调也趋向沉郁冷峻。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国进入新的社会转型期,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矛盾,更趋多元的价值取向,生存发展的焦虑迷茫,人与自然环境社会生态的摩擦碰撞,这一切都使每一个有担当的诗人不会熟视无睹。求是问道、驱邪向善,不仅是新闻工作者的责任,也是一切钟情于诗歌创作者的境界修为和笔底遵循。

      我长期生活工作于大西北,在新华社甘肃分社、新疆分社履职多年。从河西走廊到天山南北,从丝绸之路古车辙到现代亚欧大陆桥,大漠驼铃,雪山绿洲,草原羊群,毡房敖包,苍茫雄浑的自然景观,悠久厚重的人文积淀,五彩缤纷的地域文化,美仑美奂的民族风情,以及各族人民用智慧和汗水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伟大创举,曾让我如痴如醉;我也曾置身其中,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留下了许多足迹汗水。在那遥远的地方,读一读高适、岑参的边塞诗,唱一唱王洛宾的歌,听一听闻捷、艾青等现当代作家艺术家在这片热土上的故事,不怀古也穿越,能表达就有诗。如今在我辗转安居于烟雨江南多年以后,对那片土地的触碰、感知、理解、记忆,愈益清晰立体魂牵梦萦。诗集中选收的“西部风景”30多首诗就是我对西部生活经历的诗意呈现和乡愁表达。

      诗人不能囿于小我,但也不可能没有自我情性的抒发,关键是要有健康的情趣和高雅的追求,要把人性中最柔软的部分唯美化。亲情友情,离愁别绪,欢乐忧思,爱恋失意,一经诗化,便都是滋养血液灵魂的面包、奶酪、空气和水。诗集中“爱的链接”就是我在这方面的写作尝试。

      写诗是一种生活情趣,一种生存状态,也是一种境界追求。对我来说,爱好诗歌,不在于写作发表了多少诗作,而是习惯陶醉于这种诗意的生活,充实的人生。自然万物、人生百味,用诗歌特有的语言、节奏、句式呈现出来;天真烂漫的童心,悲悯苍生的爱心、真诚无邪的初心,在诗歌的吟诵咏叹中不断得以坚守升华。让我倍感欣慰的是,因为新华社记者的崇高职业和国家通讯社的使命担当,使我身边总是聚集着一群精英才俊,大家志趣相投,相互砥砺,记者的铁肩道义和诗人的气质情怀水乳交融,新闻报道和诗歌创作相得益彰。许多同事都是曾经的校园诗人,工作以后仍然保持着诗人的浪漫风采和创作激情。采访途中,工作之余,吟诗论赋,相互唱和,乃家常便饭。记得在武汉工作时,同事们曾多次带着自己的新作或者刚出版的诗集,雅集于东湖之滨樱花树下,赏花吟诗,共度春光。大家还常常与省内一些作家、诗人、书画家一起切磋技艺,拓宽视野。到江苏工作后,我已先后三次出面邀请全国一批著名诗人分别到高淳国际慢城、麋鹿之乡大丰市、周恩来总理家乡淮安市采风创作,绝杀肖是什么意思,举行笔会;曾与雷抒雁、李小雨、舒婷、叶延滨等数十位名家近距离交流讨教;还应邀参加中国作协、中国诗歌学会等单位和有关方面举办的青海湖国际诗歌节、北京端午诗会等有意义的诗界活动。置身于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人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

      其实,我业余时间除了诗歌创作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临帖习字,练习书法。中国书法和诗歌一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我从十三四岁起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书法和诗歌同样讲究节奏、旋律、韵味,同样要有形象思维和创作灵感,同样注重个人修为和自我内省。这就使我在书法和诗歌两个艺术门类之间随兴位移,并行互补,久而久之,也扎深了我诗歌创作的文化根基,拓展了我诗歌意蕴的广度深度。

      学无止境,艺无止境。勿庸讳言,在诗歌艺术的海洋里,我只是个浅水区的试水者。我真诚期待广大读者和专家的批评指导。

      衷心感谢深为新闻文化界同仁们敬重的赵启正先生拨冗作序,激励后进!感谢徐步社长创意策划倾力支持,他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对朋友的热忱令人感动!感谢外文出版社资深编辑曹芸女士,是她冒着高温酷暑精心编辑我的诗稿!感谢一直以来所有关心鼓励我写诗的亲人和朋友们!